530小说 > 青春校园 > 独家宠婚 > 【第404章】一个贼女人

花园外面的韩叙杵了好一会儿,正想转身出去追韩二的车子,白季岩跑出来门外喊道:“韩小姐,不进来吗?”

韩叙被白季岩叫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窘迫地抓耳挠腮,反手指着韩二跑走的方向:“韩二把我骗来的,呵呵!”

“请进来吧,宋总刚回来,应该是在哄丢丢,您也好久没看见丢丢了,进去抱抱她吧!”

韩叙“架不住”白季岩的一番好意,特别是提到了丢丢,心里霎时什么也顾不上,只好“勉为其难”地跟着白季岩往别墅里走。

两人一前一后脚步轻快地踏入大门,白季岩就先喊了声:“大太太,宋总,韩小姐来了。”

方慈刚才布满忧虑的双眼霎时间充满神采,高兴地喊:“小叙你可来了,阿浔刚才还说要去韩家找你呢,你俩真是心有灵犀。”

“啊!”蹲在地上捡碎片的李天湖惊叫一声,手指被碎片给划伤了,正往地上一滴滴的滴着血珠子。

宋浔一改方才的冷脸,竟是拿起李天湖的手,捏住了她的割破的手指,皱眉轻斥:“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受伤了,跟我上楼去包扎吧!”

说着不顾众人的目光,宋浔牵着李天湖的手起身,缓缓往后面的楼梯走去,还小心地搀着李天湖上楼。

“阿浔!”方慈愣神之后回过味来,冲楼上大喊:“你给我下来!”

宋浔连方慈的喊叫都没有理会,就这样带着李天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白助理,你快上楼去,把他给我叫下来!”方慈急急朝大门内呆愣的白季岩喊到。

白季岩反应过来,悄悄看了眼韩叙的脸色,匆忙往楼上跑。

韩叙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灌满怒火的眼泪极不争气地掉了出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在胸前的衣襟上,胸前很快就湿了一片。

口口声声说没空陪她去警局的李天湖,此刻竟在这栋别墅里。

这还不算,李天湖竟也像是这栋别墅里的女主人一样,蹲在地上捡碎片,还割伤了手。

还需要宋浔亲自带着上楼去包扎。

韩叙转身飞快地跑走,哭得模糊了视线,门廊脚下几道坎都看不清,一脚踩空摔在了地上。

她不傻,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宋浔是在拿李天湖来报复她,他不可能看得上李天湖。

她恨的是李天湖,多少年的闺蜜,如果李天湖还能有点人性,刚才就不会任由宋浔拉着上楼。

显而易见,李天湖是故意的。

好一个深交的闺蜜!大学四年的死党,平日里两肋插刀的女汉子,在这种时候狠狠地插了自己一刀。

难怪了,韩叙忽然想起来,自己跟着南君泽去董事会,怕老爹老妈看见新闻会去宋氏大楼抓她回家。

特意让李天湖去韩家守着老爹老妈,别让他们跑去宋氏大楼。

结果老爹老妈还是去了宋氏大楼,而李天湖那时候也是出现在听风筑,说是看丢丢。

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再往回想想,韩叙忽然才醒悟过来,李天湖是早就惦记上了宋浔。

从什么时候开始?

细细琢磨起来,应该早到韩叙还在跟王紫斗争的时候。

那时韩叙意外地发现,李天湖这个女汉子不知为何突然转性,说要买化妆品和裙装。

李天湖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女汉子,被韩二叫成男人婆不是没有理由的。

以往从不化妆不说,穿的衣服大多是中性,连个胸都裹成平胸,压根就很鄙视女人整天花钱打扮的花枝招展,说那是累赘。

那时,韩叙取笑李天湖说她转性是什么风吹的。

李天湖当时回答说,是看见韩叙这个死党结婚,她急了,想到谈个恋爱也要花几年时间,谈崩了还得从头再谈,不抓紧自己就老了。

韩叙当时就这样被李天湖的条条大道理给说服了过去,还为自己的死党能有做女人的觉悟而感到高兴。

在那后来,往事一幕幕,就都清晰地浮现在韩叙的脑海。

以前她以为李天湖是看上了白季岩,现在想想,真是讽刺,那时候的李天湖看上根本就是宋浔。

李天湖到现在才露出本来面目,不正是赶上自己和宋浔各自赌气,趁虚而入么?

换了是别的女人,韩叙顶多是鄙视,甚至是不屑。

可如今抢她男人的,是她多年的死党。

她不仅愤怒,还有心伤。

从今天开始,她少了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

“哎呀天呐,小叙,你摔痛了没有,快起来!”

方慈追了出来,连忙走下阶梯将韩叙从地上给扶起来:“别哭孩子,妈知道,那个李小姐,下午来的时候,我就奇怪,中午才走怎么下午又来了,我还问她怎么还不走呢,原来是故意做给你看的,你千万不能上了贼女人的当!”

“妈!”韩叙原本只是无声地掉泪,此刻哇地一声嚎啕大哭,喊了一个字就哭得再说不出话来。

“妈懂!你放心,妈只认你!我现在就去把那个女人赶走,以后也不会让她踏进这个大门!”

方慈把韩叙给扶了起来,韩叙一边哭一边掏出手机给韩二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那头的韩二还以为韩叙跟宋浔和好是要来报喜,兴奋高昂地叫道:“怎么样韩大?现在知道你老弟我的好处了吧?你放眼看看,还有谁能对你这么好,除了你老弟我……”

韩叙攥着手机放声大哭,许久才好不容易喘了一口:“你回来接我,以后我不会


状态提示:【第404章】一个贼女人--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