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小说 > 玄幻奇幻 >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险 > 忘忧花园

一阵风将寒夜的凉气吹出花园,涌动的气味里混杂了烂熟的水果和盛开的花。

阿狸站在花园的入口,脚下的地面从岩石过渡成沃土,迷宫似的处处洞穴仰天卧在深邃的火山口中。

浓密的树林和荆棘在月光下郁郁葱葱,盛开的鲜花茂密锦簇。

阿狸犹豫了,她知道危险和美丽总是形影不离。

她很小的时候就曾听过这片神圣树林的传说,但从来都没穿过南边的洞穴找到过这里。

故事里讲,那些跨进花园的人,进去时一个样子,出来时就完全成了另一个人,或者再也没出来。

无论如何,阿狸心意已决。

她跨进花园,颈后突然有一阵针刺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盯着她。

树影之中不见一人,但花园中却一点也不平静。阿狸放眼望去,每一秒钟都有新的花朵绽放。

阿狸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穿过纷扰的植被,脚下的根脉在土壤中蠢蠢颤动。

她低头避过殷勤招展的藤条,确信自己在树叶摩挲声中听到了“嘘”的一声。

几缕月光透过头顶的树冠,映出了银箔和金箔的树叶。

花柄绕着树干,扭捏地展示自己璀若宝石的花蕾。

饱满的辣樱桃外皮裹着一层糖霜,在蓬乱的枝头摇摇欲坠,轻轻敲打出悦耳的音调。

一朵雪百合花探出头来,轻抚阿狸的脸庞。这诱惑难以抗拒。

阿狸将脸埋进花瓣中,花香沁人心脾。

她的鼻子一抽,味道中有熟透的橘子、夏日的和风,还有新鲜的捕杀。

花朵泛起了新的颜色,微微颤动,阿狸一口气卡在喉咙中,无法呼吸,摇摇欲坠,花儿的香味让她头晕目眩。

咔擦

雪百合跌落在泥土中,花茎的切口向外渗出可怖的汁液。阿狸呼出一口气,九条尾巴扭动着,头脑逐渐清醒过来。

阿狸不禁一惊,一个妇人站在了她面前,头上一缕灰丝,手中一把剪刀。

她戴着一条斑斓的披肩,睫毛上闪着晶莹的露水。

妇人的双眸碧绿如海,凝望着阿狸。

阿狸感到一丝不安,感觉她只要剪刀一挥,自己也会像花茎一样一刀两断。

妇人的脸庞像树皮一样布满皱纹,脸上的表情不可捉摸。不过这时,阿狸已经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全。

“您吓到我了,伊吉尔娅。”

阿狸说。

在故事里,这位老妇人被称为食秘者、被遗忘者,或者巫婆花匠。

但是阿狸得在如此强大的人面前表现出一些尊敬,所以决定叫她伊吉尔娅。曾祖母的意思。

“花儿向我们索取,”

她说。

“正如我们会向它们索取。四处嗅探是不明智的。我会察觉。我必须亲自喂养这些饥饿的孩子。”

“这么说您就是花匠。”

阿狸说。

“那是比较好听的一个叫法。但无关紧要。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儿,伊米娜”

小不点。

这个词让阿狸觉得不太舒服,因为这是家人之间的亲昵称呼,但她不确定为何不舒服。

“你寻求的是脱罪。从你的痛苦中解脱。”

花匠说。

她踩住一株萎蔫的蕨草,向阿狸示意。

“来。”

她们走过月光照耀下的花园,花儿们始终都面向着这位老妇,似乎她就是太阳,温暖着叶片,助它们成长。又或者,这些花儿是不敢把自己的后背露给她。

老妇人向阿狸挥挥手,领她来到一棵木瘤盘结的云果树下,在长椅上与她对面而坐。

“我猜猜,你爱上了某个人。”

花匠说,嘴角的皱纹流露出一抹微笑。

阿狸皱起了眉头。

“别担心,你绝不是第一个。”

老妇说。“那,他是谁?是士兵?冒险家?还是被放逐的武士?”

“艺术家。”阿狸说。

过去的一年多里,她从来没有念出过他名字里的任何一个音节,现在也同样无法说出那个名字。那几个字就像是喉咙里的一把碎玻璃。“他会画……花。”

“啊。真浪漫,”花匠说。

“我杀了他,”阿狸狠狠地说。“还觉得浪漫吗?”

阿狸大声说出了真相,无法掩盖自己语调中的苦涩。

“我透过他的双唇吸干了他的生命,他最后死在了我怀里,”她说。

“他的善良和无私任何人都不配拥有。我以为我能压制住自己的冲动。但当我品尝到他的梦境和记忆,那种滋味让我无法自拔。他催我不要停下。我也没有抵抗。结果现在现在我无法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求求你,伊吉尔娅。能赐予我忘却的礼物吗?能让我忘掉吗?”

花匠没有回答。

她站了起来,摘下一颗熟透的云果,慢慢吞吞、小心翼翼地剥出一张完整的果皮,里面朱红色的果肉分为六瓣,她递给阿狸。

“要尝一片吗?”

阿狸盯着她。

“别担心,你什么都不会少。和花儿不一样,果实从不索取。这是一株植物身上最慷慨的部分它竭力生长,变得甘美多汁令人垂涎。它单纯地只想得到人们的关注。”

“任何食物到我嘴里都味同嚼蜡,”阿狸说。“如果我真的只是一头怪物的话,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即使是怪物也需要进食,你知道。”

花匠一边轻柔地微笑一边答道。

她把一瓣云果肉放进嘴里,嚼了几口,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好酸!我在花园里这么多年,


状态提示:忘忧花园--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